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织田信长为什么要德川家康逼死儿子德川信康

1先说德川信康是谁。

他是德川家康的嫡长子。母亲是筑山殿,原来大名今川义元的外甥女。信康的老婆是织田五德,大名织田信长的女儿。

1579年,他被软禁,然后被下令自杀。

一般对这件事情的描述,是说他老婆伍德跟他不和,然后写信给父亲告状,说德川信康还与他妈(筑山殿)串通敌人武田家。送信的人是酒井忠次。织田信长问酒井忠次,德川信康这人怎么样。酒井忠次没有为信康辩解。然后织田信长回信说那就都杀掉吧。

德川家康掂量自己实力完全够不上织田信长,只好从命,于是先派家臣杀老婆掉筑山殿,二十多天后下令赐死长子德川信康。

这个描述比较详细,出处是[三河物语],三河物语的作者是大久保忠教,所谓物语者其实就是故事书。

筑山殿:养父今川义元,自从今川义元被织田家逆袭以后,今川家衰落,她也失去了地位。恨织田家的人是很正常的。本来婆媳就不和,何况儿媳妇还是织田信长的女儿。她一介女流又没受过什么教育,恨了就表达出来了很正常。

织田五德是她儿媳妇,连续生了两个女儿都没有一个儿子。筑山殿便迫不及待的给德川信康找了个小妾。小妾的父亲是原来武田家投降过来的武将。

另外有传闻说筑山殿内通武田,具体是她的私人医生(一个旅居日本的中国医生),平时是在武田家的地盘上行医的,负责来往沟通。

这点我们以常理推测一下:首先德川信康和母亲筑山殿被杀的事情发生在1579年,3年以后就发生了举世闻名的本能寺“烧烤大会”,织田信长被烧死。这时是织田家势力的顶峰,天下已经没有任何一家诸侯可以跟织田家对抗,可以说已是“天下人”。武田家在3年后就彻底灭亡了,此时的武田已经是风中残烛。就算筑山殿她一个不识时务也没有远见的女流真心想要拉拢武田家,发动政变搞掉德川家康,扶持儿子德川信康,然后联手武田,对抗织田——试问有别人会跟她一起发昏么?真要这么做,她也就想想而已,本身的生活圈子就窄小,还指望串通其他武士来搞政变,怎么可能。

所以她真的只是恨而已,又不像德川家康那样懂得隐忍,于是就表达出来了。织田五德(织田信长之女,德川信康之妻)又不能忍受家婆筑山殿长期的各种刁难。

织田五德:织田信长的女儿,在织田德川两家结盟的时候,就嫁过来做德川信康的老婆,但那时两人年纪还小,后来才过门。跟德川信康只生了两个女儿。因为娘家势力大,所以平时在冈崎城作威作福,颐指气使。德川家康对她非常恭敬,简直完全不像是个长辈。但是家康的老婆筑山殿各种地方都看不惯她,最后酿成了这次惨事。她老公德康信康切腹自尽以后,她被德川家送回织田领地,后来跟着自己的哥哥们度日,70多岁后老死。

织田五德给老爸的信都控诉了些什么呢?有12条罪名。哪12条呢,以下是其中一个版本的说法

1. 筑山挑拨我(指德姬,下同)和信康之间的关系

2. 因为我只生女儿,所以筑山经常当面嘲笑我没用,甚至还殴打我

3. 筑山殿和唐人(明朝人,也就是中国人)医生减敬搞外遇

4. 筑山殿在冈崎城内花天酒地,铺张浪费,滥用开销

5. 筑山曾经说过,要让武田家灭了织田家和德川家

6. 筑山曾经拜托武田胜赖,让他在灭了德川家之后给自己找个老公

7. 武田胜赖答应了筑山的要求,并且推荐了家臣,是一个姓小山田的人

8. 冈崎城的城下町最近流行歌舞,乃是信康所带动起来的,影响很坏

9. 信康曾因手下不会跳舞而将其射杀

10. 信康曾经因打猎回来心情不好而将一个和尚殴打致死

11. 信康曾经以我从尾张带来的侍女“太吵闹”为由将其杀死

12. 信康曾多次和其他女子勾搭,并且娶侧室

以上,就是这全部罪状了。 前面说筑山殿的,都是婆媳不和的琐事,哪家没有。至于筑山有没有可能串通武田……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哪怕筑山真的在吵架中说过“你看我不叫武田胜赖带兵来砍死你”之类的话,武田胜赖也来不了。

就算织田五德写的信不都是这12条,想想也知道大抵不会相差太远。首先德川家的决策中心是远江国的滨松,那是德川家康的据点。三河国的冈崎是原来德川家康起兵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大后方,不会有什么核心的军国内幕可以给织田五德探听汇报了,也只有一些闺房中女人之间的矛盾可说。再者战国时候女人的地位也比较低,本来就没有太多参与大事情的机会。能有什么可说呢。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要是拿这种事情来跟酒井忠次对质,不会太掉价么。别人的一堆家事酒井忠次能说得出来哪个真哪个假么。再说你织田信长自己就杀一堆和尚包N个小妾,我酒井忠次能说德川信康杀和尚包小妾是罪过?连罪过都不算,我还辩解个屁。

德川信康:作战勇猛,之前在和武田的屡次战争都表现出色。死的时候时年21岁。脾气刚烈暴躁。碰上一个娘家织田家牛逼的大小姐,两人怎么可能感情好……

在许多记载上,都有写德川信康脾气很差。他喜欢跳舞,拉上当地老百姓跟他一起跳,但是看到有着装不好的,就认为是人家不给他面子,说杀就杀。还有曾经在路上强迫一个和尚给他牵马,和尚不情愿,他就拿绳子把和尚套住,栓在马身上,走起来就拿鞭子打马,把和尚拖了个半死。(和之前五德的说法细节不完全相同,但是有类似,所以可知应该大抵是有)

如此种种,并非出自单一记录,因此可以猜测就算其中偶有一两处并不真实,但总体来说还是和他的实情比较贴切。

因为德川家康迁居滨松城以后,很早就把冈崎城交给了儿子信康,让他做城主,留下一堆家臣辅佐他。但德川家康一直在前线忙于对抗武田,因此信康这个十来岁的少年城主,一直没有人能教导管束他,其他老家臣的话他也不听,老家臣们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至于串通武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打武田可带劲,就算他妈有这想法,他自己也不可能配合。再者他是嫡长子,本来以后做老大的人就是自己,有什么必要颠覆自己老爸呢。

几处史料的比较:

根据《松平家忠日记》记载,早在事发前一年(1578)的正月,织田信长曾经来到三河冈崎城,探望女儿,调和女儿女婿两人关系。这个记录和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说那时信长来到三河跟尾张交界的地方打猎吻合。松平家忠是当时冈崎的家臣,生于1555年,战死于1600年的关原合战的前奏——伏见城之战。他写的可以说是真真切切的当时人的记录,而且死于德川幕府建立之前,自己写的日记应该完全没有倾向和美化任何人的必要。连他这样的下面人都知道城主德川信康和织田五德家庭关系不和睦,可知事情是闹得多么剧烈。

《三河物语》,作者大久保忠教,生于1560年,死于1639年,享年79岁。三河物语成书于1626年到1632年之间,相当于经历乱世的老人家写来教育儿孙辈年轻武士的回忆故事。这本书上面的说法是讲织田信长看德川信康勇武有器量,担心日后自己的儿子织田信忠治不住他,于是写信命令德川家康处死儿子。德川父子都是被迫的。

且不说一个70岁的老人家大久保是否真心记得清自己还是十来岁的年轻小武士那时大人物之间的内幕,也不说他在德川幕府建立以后他有没有在书里粉饰主公当时杀死儿子的行为。就算真的如他所说,织田信长真的操心以后自己儿子的未来,首先应该担心的也是自己手下的明智光秀、羽柴(丰臣)秀吉、柴田胜家那一帮子猛人,他们哪一个的领地不比此时的德川家康大,经历的恶战不知道比织田信忠和德川信康这帮年轻人高到哪里去了。再说织田信忠比德川信康大好几岁,多打过很多仗,消灭武田的总指挥就是织田信忠……德川信康才20出头,能不能比自己老爹牛逼都是未知数,想靠他干翻织田家……就跟“早生20年可以统一日本”的伊达政宗一样,说出来笑两声就行,当真就太幼稚了。

至于另外一种说法,讲织田信长知道德川信康没有异心,只是刻意要他死,看德川家康敢不敢违逆,不敢就从此奠定德川家的臣下身份,若是敢那就是公然挑战织田……说真的,德川家康当时的领地实力连单挑羽柴(丰臣)秀吉都不够用,你是织田信长你犯得着搞这种小动作给自己树敌么。德川家康名义是织田的盟友,实际这时已经是臣下。只要织田信长从朝廷那里拿下一个“太政大臣”或者“关白”这样的职位,就立即成为天下所有武士的名义首领,德川家康自然也不能例外。但事实上朝廷主动想给织田信长这种官职,他都看不上(参看后来的本能寺事件前的记录)——挟天子以令诸侯我都不屑于搞了,我还挟德川的儿子令德川,不是有病么。

除了《三河物语》,其他的史料都是说织田信长当时是收到德川家康的书信通知,织田信长回信表达的意见都没有说要把女婿杀死这样的话。别的记录说“就按照德川家康自己的意见来办”。织田信长是德川信康的岳父,也算是他长辈,所以无论德川家康想要怎么处置这件事情,写信通报织田信长都是应该的。而织田信长也确实没有干涉德川内事的必要,回信也合乎礼数。

现在的德川信康已经是织田信长的女婿,好歹还和织田家有纽带,说难听点他日明智光秀或者羽柴秀吉这些人造织田信忠的反,还可以拉上德川家的家主信康做个支援。如果德川信康死了,德川势力肯定要换其他的继承人。新的继承人可是跟织田家一点纽带都没有了。织田信长要是杀他那简直是脑子进了屎。

至于前番女儿写信说的n条抱怨,他也只能是随便写点安抚的话,再让来人带回去。之前一年去冈崎探望女儿的时候,女儿肯定也抱怨过家庭关系的事。那时怎么表态的,现在肯定也只能表同样的态。

——以上是织田信长的态度,看看当时的态势就很明白了。

再看酒井忠次,德川家臣中四大天王之首,自从德川家康还在寄人篱下的做人质时就陪伴着照顾家康的人。三河物语的详细说法是他没有为德川信康辩解(甚至有可能添油加醋的描述信康的恶行),造成后来织田信长下令杀死德川信康的结果,德川家康非常怪罪酒井忠次,给他的领地远少于另外三个“天王”。甚至在后来酒井忠次退休以后向德川家康恳求增加自己儿子的领地,被德川家康反过来讽刺说“就你知道心疼自己儿子吗?”还有一次,与忠次父子一起观赏幸若舞时,看到为了主公而献出自己儿子首级的场面时,德川家康流泪说“你们看看啊”。

但事实上在事件之后,和武田家决战的最后三年里(后面就本能寺了),酒井忠次还是被委以重任。后来1616年大阪之战消灭丰臣家(羽柴家),天下彻底安定以后,酒井忠次儿子的领地还是增加到了另外三个天王的level(水平)。

在1579年,酒井忠次是如何进入到这件事情中呢。首先,1579年安土城竣工,魔王织田信长5月乔迁新居。盟友德川家康自然要派自己的家臣去道贺的,酒井忠次是首席家臣,他去最合适。关于酒井忠次到达安土的日期有两种说法,其中一种是6月16日,anyhow反正肯定6月底之前不会错。他去安土这一趟是有确实记录的。

酒井忠次有没有可能顺带拿织田五德的信来给信长呢?几乎完全不可能。首先织田五德嫁来德川家本身就是政治婚姻,除了结盟也有监视的目的,她给自己老爸送的信肯定是派自己的手下来送,怎么可能让被监视的德川家的重臣来捎带。

酒井忠次在安土城拜见织田信长,魔王织田信长肯定是问到过女婿德川信康的表现。德川信康那种暴躁又固执的性格,酒井忠次可能不会有好评,但说的也肯定不是织田五德所控诉的那些问题,估计会说“在对阵武田的某某战役中他表现很急躁不沉着”之类。

信长有可能拿织田五德说过的家庭琐事来问了酒井忠次。不管事情真假,酒井忠次一定是哭笑不得的当成八卦来跟信长谈这些小事的,或者甚至压根没谈。魔王信长最后对德川信康态度和结论,大抵应该也是“看来以后还要好好管教和引导才行”之类。绝对不会弱智离谱且掉价的强迫德川家康把儿子(又是自己的女婿)杀掉。

但是酒井忠次一定是把这次谈话的过程汇报给德川家康了,不管是他当时在安土城写信给德川家康说的,还是他离开安土以后7月份回到滨松城说的。所以德川家康最后知道了儿媳妇写信抱怨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酒井忠次回去报告给他的。

酒井忠次本人应该不会有太强的主观愿望希望德川信康死,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但是战国时代的武士,总的希望还是自己主家整个势力蓬勃发展,如果有比信康更有出息的继承人带领德川家,大家肯定会有更多的蛋糕分。德川信康虽然暴躁鲁莽,但换掉他也得德川家康自己拿定主意,而且确实有新的计划中的继承人才行。如果德川家康有干掉儿子信康的打算,只要理由充分,而且是为整个德川势力的未来考虑,酒井忠次应该也不会阻拦,甚至深度参与。

然后8月初,德川家康就对儿子动手了。

德川家康

最后说德川家康:在事发前的一年(天正6年,1578)9月,从冈崎城回到滨松城的家康便命酒井忠次下令三河的家臣众「不可到冈崎出勤」,松平家忠也从石川数正及平岩亲吉中得知三河家臣要「留在各自居地」 ,于是松平家忠就急忙把身在冈崎的妻女接到滨松(《松平家忠日记》)。

在1579年8月4日,德川家康派兵把儿子信康撵出冈崎城,并软禁。(当时《信光明寺文书》家康写给织田信长侧近堀秀政的书信)8月10日禁止其他人和儿子信康往来。(《家忠日记》“九日命信康及他的小姓众到远江堀江。十日,命令各国众签署誓书,明言不可跟信康接触、通信”)8月15日德川家康写信通报织田信长说了“有关三郎不自重之事,我已经把他撵出冈崎”。

《松平甚助(亲员)由绪书》中就曾提及「信康公因为年幼之故,就算闻得谏言,亦不多听从」。另外,在天正四年(1576),酒井忠次、平岩亲吉等辅佐老臣,因为德川信康当时沉迷当时冈崎所流行的舞蹈,写信给父家康报告自己的担心(《大三川志》)。这是比较能反证三河物语中,信康优秀的说法。

冈崎城原来是当年三河一向一揆(佛教里的极端势力、造反组织)的风暴中心,德川家康刚刚统一三河国的时候就爆发的三河一向一揆,是他一生当中最大挑战里绝对可以排名前三的(另外两个是武田信玄给他造成的三方原惨败和本能寺后的伊贺穿越)。所以德川家康应该是对这种三河当地的群众运动和集体活动非常敏感和恐惧,哪怕是民间跳广场舞也可能背后有组织。自己的嫡长子居然参与这种活动中去,要是被极端宗教组织洗脑了怎么办。(好像山冈庄八写的小说《德川家康》就是这样解释的?我不太记得清了。他跳舞应该是事实,但有没有因为跳舞的活动接近极端宗教组织,这个就真的没法知道了)

在德川家康晚年得到天下的庆长十七年(1612),德川家康写给儿媳妇阿江的书信中(德川秀忠老婆,浅井长政和织田阿市的女儿),就重提到信康的事件: 「我曾想,要是三郎(信康)能健康的成长就好了,但我却没有发现自己令他喘不过气,便就这样让他长大了。到了他成年后,即使千言万语的教导他也好,因为他自小已自由放任之故,终于不敬双亲,轻忽行事。凡事推搪窒责,诸多借口,最终陷入父子相争的局面。就算我如何教他,亦充耳不闻。反而憎恨父亲,就连身为父亲的我亦因此认为他(信康)性格生来便是顽劣的。」

在1600年的关原合战,德川家康命令儿子德川秀忠带主力来关原跟石田三成决战,结果三子德川秀忠在上田城被牛逼的真田信繁父子拖住,错过了战机。德川家康感叹说“要是让信康来带兵,何至于就这种水平”……

这么多当时人物的书信,都指向一个事实,就是下令杀死德川信康的就是德川家康本人,并且父子不和是从很早以来就有并且逐渐发展恶化的情况,德川家康他本人的态度十分惋惜,但又非常无奈。德川家康早年忙于对抗今川和武田,保障家族的存续,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很多时候都成问题。实在是没有余裕把德川信康带在身边培养教导。他以为武士的儿子早当家,就可以把他留在冈崎大后方,到后来信康变得脾气强硬高傲,已经难以挽救。写给阿江的信就是他最真实的态度。

另外,为什么是1579年呢——德川秀忠是1579年5月出生的。所以有可能自从德川秀忠一出生,德川家康就没打算再让信康做继承人。

德川家康第一个老婆筑山殿,年纪比自己大,是他在今川家做家臣的时候被今川义元塞过来的老婆,本身就身份不对等,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础,婚后两年生下长子德川信康。

二儿子结城秀康,老妈叫于万,于万是筑山殿的侍女,后来侍寝德川家康,怀孕了。筑山殿十分嫉妒气愤,就让人鞭打她,然后剥光她衣服捆起来扔到森林里。后来被耿直忠心的家臣本多重次解救,寄养在平民家。后来儿子出生了,就是结城秀康。因为于万这样的曲折经历,德川家康始终对结城秀康是否自己的亲生儿子存有疑心,后来虽然承认他是自己儿子,却始终没有打算让他做继承人,先是送去本能寺后得势的羽柴(丰臣)秀吉那里做人质,后来又把他过继给结城家做继承人(所以成年以后姓结城)。大阪之战前还把他分封到北方远地,防止他和羽柴家藕断丝连,到时派兵来支援大阪。

而现在1579年5月,终于他宠爱的小妾于爱,给他生下了老三德川秀忠,所以德川家康打定主意要给秀忠做继承人。老大信康脾气这么坏,只知道战场上刚猛,家臣也不支持他,事业要是交到他手里,也许整个德川势力最后都会像吕布那样死无葬身之地吧。劝退他,他不可能听。他打仗这么勇猛,简简单单的强迫他出家或者隐居,可能治不住他甚至还会逼得他造反,他是嫡长子,还是能纠合到一些人围绕他捣乱的,到时内斗了会死更多的人,对其他家臣又是一番折磨……不杀能怎么办。这样在8月底织田信长回信以后,德川信康9月被下令切腹。

织田五德寄给老爸的抱怨书信,就成了德川家康杀掉信康的契机。当年刘备有了亲生的刘禅做继承人,也是这样处置刘封的,刘封是蜀汉的一员悍将,本来刘备一直没有儿子,收养了他准备培养做继承人的。刘备也犹豫过是否可以不让他死,但诸葛亮明确表示你要是不打算让他继承,就只能让他死,不然你懂的,内乱起来死的人更多,外面还有曹操孙权,哪个是省油的灯,乱起来大家全完蛋。于是刘备含泪下令刘封自尽。

所以酒井忠次在这件事情里的角色就相当于诸葛亮之于刘封,虽然深度参与,虽然提过方案,虽然主公和他商量,但归根结底还是主公决策和最终负责。只不过以刘备的胸怀,不会把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迁怒于诸葛亮。但德川家康呛酒井忠次“就你知道心疼儿子?”有可能就是出于这种迁怒的心态(假定德川家康真的说过这种话)。即使如此,德川家康也完全不能凭着冲动抹煞酒井忠次一直以来的功绩,所以最后还是给了他很多的封赏。

从本多重次再看:刚才说了解救于万和结城秀康母子的本多重次,是德川家的猛将、重臣和忠臣。早在三河平定一向一揆的时候他就立下很多战功,战后安抚当地百姓又获得了极大好评。

本能寺“烧烤”(织田信长被火烧死)以后,天下归属羽柴(丰臣)秀吉,秀吉的老妈来德川这里做人质,换来德川家康臣服。晚上秀吉老妈的房子着火了,本多重次来救火。秀吉的老妈却误以为是本多重次来放的火要烧死自己。于是丰臣秀吉非常记恨他。后来秀吉发动小田原之战要讨伐北条家,路过本多重次的城池想要在这里休息,派手下通报他准备。本多重次几次没理他,不知道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战后羽柴秀吉命令德川家康把本多重次杀了。

德川家康敷衍了事,谎称本多重次病死了,暗地里偷偷送他去乡下隐居。你说他没死,他说死了,古代社会这么闭塞,你有条件去乡下核实么——想敷衍太容易了。不过,因为顾虑秀吉的态度,论功行赏的时候德川家康只给本多家分了很少的土地。本多重次没有一点怨言,后来1596年去世。1600年关原合战后,德川家康终于可以不必顾忌羽柴家的态度,他没有忘记本多的功劳,给本多重次的儿子封了很多土地。

德川家康为了家臣都可以这样敷衍照顾,可见真要是织田信长开口要求他杀信康,他要是不想杀的话一样可以帮着敷衍过去。杀儿子德川信康就是他自己t的决定,虽然确实悲伤无奈了一点。

至于松平(德川)信康被杀之原因,按照江户时代初期德川方的史料《松平记》和《三河物语》等的说法,都是由于织田信长之女五德与信康关系不睦,便向父亲信长告状说信康及筑山殿母子的恶逆行为,大怒的信长命家康令信康自杀,并杀死筑山殿,这也是一直以来信康事件之通说。 德川信康与五德的关系确实不睦,家康还曾出面调解两人的关系(《家忠日记》天正七年六月五日条),天正七年八月八日,家康通过信长侧近堀秀政报告织田信长,已在四天前处断了信康母子。按照《松平记》的记载,信康虽然武勇优秀,但却生性暴戾,加上与妻子关系不好,五德向父亲信长说信康的不好并不奇怪,但以此作为家康逼杀信康母子之理由,则显得单薄了些。

之前筑山殿作为今川义元之养女嫁与德川家康,信康在桶狭间之战前出生,之后今川义元战死,家康与信长结盟。武田信玄进攻今川领时,德川家康又与武田方合伙瓜分了今川领,作为今川家出身的筑山殿从立场上来看必然是与家康所采取的外交立场是相左的。天正三年四月,冈崎城内又发生了大冈弥四郎事件,可见德川信康家臣团中出现了内通武田之人,虽然不能证明是信康有直接参与,但学者新行纪一提出,至少有风闻说是与母亲筑山殿或有些关系。这使得身在浜松城的对武田主战派与身在冈崎的信康母子又发生了对立。根据《家忠日记》中的描述,对武田家的战争,使得德川领内的生产饱受摧残,身在非对武田战斗一线的冈崎城的信康派,或许存在转换方针的意愿。抑或说冈崎城出现大冈弥四郎内通武田一事,乃是对于与武田家进行抗战的家康的定时炸弹,导致信康被卷入本次事件。

天正六年九月,德川家康允许集住于冈崎城下的三河国众们各自回本领。众所周知,将家臣集住于城下,乃是强化对于国众的控制和军事统领的,但现在德川家康反其道而行之,自然是为了隔离儿子信康与三河国众们的关系。而且为了杜绝出现在与武田家的对抗中后院起火的风险,只有干掉冈崎派主心骨信康这一不稳定因素。作为信长女婿的德川信康,家康也无法擅自处决,因此先询问织田信长。信长并未表示杀死信康,只是说同意按照家康的意思办。也就是说杀死信康是家康之意,获得信长同意后便实施。结果后世传着传着就成了信长命家康杀死信康,酒井忠次还客串了一把恶人。

首先要说称呼信康多不称德川信康而称松平信康。有说法是说永禄九年家康改姓德川,而信康出生在永禄九年前,所以仍姓松平。后来江户时代规矩是秀忠继承家康的德川苗字,御三家御三卿一族之人,在秀忠成为将军后元服可冠德川苗字,以前元服的仍称松平。所以大都不叫德川信康而叫松平信康。

筑山殿事件或者说信康事件是个谜,在日本史学界常年争论不休,且说法不一。大体上有主流说、内纷说、甚至酒井忠次说等。所谓的筑山殿事件的主流说法是大久保彦左卫门在《三河物语》中提出的,织田信长的女儿织田五德因为织田家出身,加上多年未诞下男婴,使得今川家出身的婆婆筑山殿与受母亲影响颇深的丈夫信康之间对她多有怨愤。

1579年,织田五德写了一封记载丈夫与婆婆共十二条罪状的书信,派遣德川家家臣,东三河旗头酒井忠次送往织田信长,指出筑山殿疑有与武田家密通、行为不检,以及信康素有暴行等事项。信长为此非常不满,而酒井忠次也没有对信康进行庇护性的解释,再加上信长畏惧信康的能力,恐他胜过自己的儿子织田信忠。于是便要求家康处置筑山殿母子。家康首先派遣家臣在滨名湖刺杀了筑山殿,随后令信康离开冈崎城,然后再令其于二俁城在服部正成的介错下自杀。石川数正进入冈崎城任城代,事件结束。但这个观点很难站得住脚。首先信长一定没有下过处死信康的命令。作为整个事件发端的所谓德姬《十二条诉状》、无论是德川家还是织田都未留下资料,个人觉得真实度不是很高。而德姬晚年被尾张德川家作为本家人郑重的保护起来,丝毫看不见德川家对五德有任何怨恨。如果说真的是家康被信长逼迫杀死了嫡子信康,那么德姬作为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怎么想也不会被德川家保护起来。另一方面织德两家的资料种都没有信长后续对德川家谋反人员肃清的记录。如果说整个事件真的是筑山殿内通武田,那么显然不是筑山殿和信康两个人就能做得到的,信长这样的人物,断然不会犯下除掉首谋放过余犯的错误。并且信长武田侵攻前后的表现来看,信长作战前后对德川家都十分信任,可以说毫无防备。如果真是信长逼杀了德川家嫡子的信康,即使信长不担心德川家康作乱,也一定要担心那些忠于信康的臣子们是否会做出过激的举动,而信长毫无担心的态度,显得不合情理。最重要的是,信康因信长之命被杀死仅仅是大久保彦左卫门一家之言而已,在德川幕府对“东照神君”的造神运动中风靡起来。当时的有力史料无论是《信长公记》还是《当代记》还是《家忠日记》,都没有人提出这样的主张。近几年三河物语因为其倾向问题史料价值已经大大折扣,被很多日本学者弃之不用。对信康抱有同情的曲笔很多。而信长觉得信康胜过秀忠而杀之的说法简直无稽之谈。且不说信长会不会为这种事冒着破坏织德同盟的风险逼死信康,单从秀忠在武田征伐中表现出来的能力来看,也根本谈不上信康能胜过他。且根据《当代记》以及《信长公记》原本,即《安土日记》的说法,信长对此事的意见是“父家康公の命を常に違背し、信長公をも軽く奉られ、被官以下に情け無く行われ、非道の間かくのごとし、この旨を去月酒井左衛門尉を以て信長へ内證を得られる所、左様に父臣下に見限られぬる上は、是非に及ばず。家康存分次第の由、返答あり。”意思是(信康)常常违背父亲家康公的命令,轻慢信长,行事无道等,家康派遣酒井忠次去和信长交谈,说了信康种种无道之举后,信长说一切就按家康的意思办吧。也就是说信长并未说过要杀死信康母子二人,要杀死信康完全是家康自己的意思,而事前和信长交流完全是因为信长是信康的岳父,有必要和他说明。其次也很难说信康真的内通武田过。按地理因素来看,信康的居城在三河冈崎城,和武田胜赖的领地中间间隔了整个远江,而离信长的老家尾张则十分靠近,况且信康还是织田信长的女婿,信康名字里的信字就拜领自信长。即使信康真的有取代父亲家康之意,无论是从亲缘还是地缘上都应该向信长求助,而非路途遥远且在长筱合战后已逐渐衰败的武田家。《信长公记》《当代记》里也没有很清楚的记载过信康内通武田之事。事实上不仅如此,有人提出整个事件彻头彻尾就是一场阴谋,也就是这几年被常常提及的内斗说。天正七年八月三日,也就是信康自戕前一个多月的时候,家康率军返回冈崎,随机就迅速的在翌日便令信康出城移居大浜城。然后又让信康移居远江的堀江城,最后幽闭二俁城。即使信康如前文《信长公记》所说的因行事跋扈而被被家康处分。前一日入城第二日便被勒令离开冈崎也实在是快的过分了。而多次调换信康的居城,实际上是层层抽调了信康在冈崎经营多年的势力,最后幽闭信康的二俁城位于远江,离家康多年亲镇的滨松城不到二十公里,可以说是德川家康本人势力最强的地方。其后的九月十五日,再确认好一切无误后,家康终于下令信康自杀。家康若是真的受到信长的胁迫,恐怕不会有时间处理这么多。这样果决且缜密的手段,反而像计划好了一样。追溯原因,当时冈崎派家臣团和滨松派家臣团彼此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矛盾,滨松靠近武田德川战线的前线,夺取战功的机会较大,而进行后勤提供的三河武士则机会不多,常年和武田家的作战对三河造成了非常大的经济压力,而冈崎派家臣在付出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后却得不到相应的获取战功的机会,这种只出不入的情况下冈崎一系家臣愤懑渐生,常年留守冈崎的信康逐渐成为冈崎派家臣的首领。德川家康为了维护德川家内部的统一不得已必须要将冈崎派旗帜性的人物,也就是信康杀死。而《松平家忠日記》中则记载了,在事件发生前的天正六年家康就已经发出了企图分解信康与冈崎派的命令,甚至向三河派家臣要求了“和信康没有关系,只向家康一人尽忠”的誓书。信康自害后,家康便立即着手肃清流放和信康关系相近的三河派家臣,这其中比较有名的是石川数正虽然任命冈崎城代,但实际上丧失了西三河旗头的地位,被对家康忠心耿耿的石川家成取代。这也可能是几年之后石川数正突然出奔的理由之一00。而信康的墓所即使在信长死后也没有改葬,日本古时戴罪被斩首之人为防止复活身首要分开埋葬,而信康的身首至今被滨松冈崎两地分开埋葬,也可以说明家康对信康的态度。至于酒井忠次说。酒井家在三河原本是和松平家同样的家格,类似于武田家内部的原本和武田家势力持平甚至略胜一筹的穴山家,小山田家。家康也很不放心忠次的忠诚。实际上在长筱合战中忠次便曾越过家康直接向信长提出了袭取鸢巢山的作战方案,独立性很强,地位类似于毛利元就手下的权臣井上元盛。《三河物语》中也说忠次未对信康进行人和辩护。可能是在长期在三河的共事中忠次对信康颇有怨意,又或者为了酒井家再起故意削弱德川家力量。关于忠次说有很多说法。比如忠次不但未替信康辩护,反而添油加醋和信长通报情况。或者忠次再向信长诉说时故意曲解了家康的意思,向信长表达了家康一定要杀死信康的意思,使得信长没办法说了句“随家康的意思吧。”忠次再把信长愿意杀死信康的意向告诉家康,从而害死了信康。甚至有说法干脆说是忠次拿着谋反书向信长直接告发。无论如何,事情的结果是后来酒井忠次的嫡子家次仅获封臼井3万石,相比起德川四天王其余三人为10万石的规模显得十分寒酸。有明治时期的逸话说,为此忠次请求家康增加儿子封赏,却被家康反讽“你有善待我的儿子吗?”,忠次无言以对黯然退下。当然这只是逸话,但实际情况是后来德川家多位重臣先后请求加封酒井家,家康均未理会。

其实我自己有个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脑洞,就是实际上筑山殿和信康确实内通武田,这是德川家面对强大武田家和不明战况做出来的无奈之举,即让信康母子暗地和武田家联络,并让信康在冈崎组建自己的领导集体。若是有一天武田压过织田形成优势,就让信康反水,这样即使自己身亡滨松城破,德川家的血脉仍旧可以延续下去。类似于后来真田-家的犬伏会议。但当长筱合战结束后织田家已经明显占了上风,武田家前途暗淡的情况下这一招后手不仅毫无用处反而会威胁到家康自己的地位,因此家康痛下杀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织田信长为什么要德川家康逼死儿子德川信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