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那夜我掀开姐姐的被子 晚上总是摸姐姐下面 姐姐不要了好湿

姐姐是个命苦的女人。

为什么不说是个可怜的女人,因为从她身上可以看到很多女人的影子。

姐姐不是一个可怜的女人,那些女人也不是可怜的人。只是这个时代或者那个时代的缩影,有些人就那样活着,有些人就那样放弃了活着。

从小,姐姐就和周围的女孩不一样,她总是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

伯伯是个溺爱孩子的人,包括姐姐们,也包括我。姐姐是伯伯的女儿,从小就是我眼里的公主,她似乎有着一切我想拥有的东西。

时间很快,姐姐谈恋爱了。2000年的时候,在农村里谈恋爱似乎也是新鲜的事情。

她戴着墨镜,牵着一个男孩子的手,高高的高跟鞋,哒哒地踩着被太阳晒得梆硬的黄泥路上像一位高傲的公主,黑色的超短裙露出雪白的腿,头微微靠着那个男生的肩膀。

远远看去,他们越走越远,影子越拉越长,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应该是幸福的吧,也是那时候,第一次听到周围大人的评价,他们说“真骚”。

我恨那个男人,感觉他抢走了我的姐姐。吃着姐姐和男孩子带来的礼物,还是恨着那个男人,他马上要带走了我的姐姐,趴在窗户上,喊着“保佑,阿斌快点死,不要抢走我姐姐”。

姐姐笑了,笑着说,再这样喊以后就不带礼物给我了。

终于有一天,姐姐出嫁了。未婚先孕,按风俗不能从正面出去,但是宠爱着她的伯伯还是非常隆重且风光地把姐姐嫁了出去。热热闹闹地折腾了一天,回家的时候,爸爸和我说:“你姐姐是个傻女人,嫁给了一个穷保安”。

后来上学,去外地读书,然后工作。和家里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了,只是妈妈偶尔会给我说姐姐的一些消息。在他们的眼里,姐姐不是一个好女人,抽烟喝酒打麻将去酒吧。只是,我觉得那一切都很酷,我喜欢姐姐。

姐姐是个孝顺的人,每年回家都会给家里带很多东西,带着大大的戒指。

忘记是哪一年了,妈妈说,姐姐想离婚了。因为姐夫只是一个保安,她不想一辈子就那样。那一瞬间,感觉姐姐就应该和城市里的女白领一样,出入在写字楼里,穿着高高的高跟鞋,穿着小短裙,哒哒地踩着发亮的地板,一如当时的她,那样张扬自信。

那天,过年了。

坐在姐姐开的小店里,零散地挂着几件卖不出去的衣服。

她点了烟,丢了一根给我“抽烟不,来一根”

我说:“好”姐姐还是那个姐姐,一样地酷。

我们抽着烟,喝着一罐一罐的啤酒。我小心翼翼地说着未来,说着我的梦想。姐姐安静地听着。

她猛地吸了一口烟,红色的烟头燃了长长的一节。然后慢慢地吐了出来,隔着烟雾说:“好好干吧,能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这里没有梦想,也没有希望”

“为什么”

“你看看我,然后再看看你红梅姐”

“?没什么差别啊,都挺好的”我诧异了,红梅姐是我二伯的女儿,初中毕业后在村里当了几年的临时老师。然后嫁给了一个泥水匠。

“红梅没有梦想,但是她很开心。我有梦想,但是这里的土地不需要梦想,你姐夫也没有梦想”,烟挡住了姐姐的脸,好像多年没见,姐姐变胖了。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中年妇女,幽怨,无奈。

许多年时间过去了。

奶奶去世了,姐姐长长地跪着坟前,一个人长长地跪着,悄悄地说着话,在和奶奶做着告别。

风很大,吹起了姐姐的头发,也吹起了尘埃。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姐姐带了一个新的男人回家。那男人成熟稳重,高大帅气,据说在城里还有几套房子。我想,姐姐和他在一起多好啊,那样姐姐就不用再为生活奔波了。

姐姐回去以后,邻居和妈妈说:“哎,不知道怎么想的,又找了一个男人,谁还敢要”。

奇怪,追求幸福也是错误吗。

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了。

再后来,姐姐的妈妈得了癌症,不认识我们了。

半年以后就去世了。大约在十二月吧,天气很冷,出殡的那天,大家都哭红了眼,天上蒙蒙下起了下雨。

那夜我掀开姐姐的被子 晚上总是摸姐姐下面 姐姐不要了好湿/图文无关

一个陌生的老头,给我约五十有钱的叔叔撑着伞。我对着我叔叔说:“要不要这样”

他狠狠地瞪了我一样,说:“又不是我他打伞的”。

姐姐哭晕了过去。

送葬的人回去,看着长长的队伍。姐姐孤单一个人跪着在那里,就和那天在奶奶的坟前一样。

这以后,姐姐就很少回来了。

直到那一天,妈妈问我五一回家吗。

我说应该回家吧,怎么了。

妈妈说,你回来的时候,去一下中山看下你姐姐吧,她可能不行了。

眼泪瞬间就冒了出来,颤抖地问:“怎么了”。

“半夜和一个野男人去中山,半路被车撞了”

“很严重吗”

“很严重,现在都没醒,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

“在什么医院,我现在过去吧”

“过去干什么”那边是爸爸的怒吼,“那个没用的东西,死了最好。不好好在家呆着,到处鬼混”

“爸”

“别管你爸,有钱吗,去的时候给你姐带点钱”

一路上,做了许多最坏的打算。直到我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姐姐,才哭了出来。对于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哥哥说命救了回来,就是不知道会醒不。

哭着哭着,感觉耗尽了身上的力气。

还好,虽然家里说死了最好,终究还是不忍心。钱一笔一笔汇了过来,姐姐也终于醒了。手术也一次次顺利进行着,还好还活着。

只是截肢了半条腿。

本以为她会想不开。没想到她接受了,笑着和我说,“工作忙就不要过来了,我没事”

我又哭了。

“傻瓜,都快三十了,还哭”

坏运气还是没有放过姐姐。

也许是小时候的诅咒,那个可怜的,姐姐眼里没用的姐夫,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这样丢下了姐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走了。

后来,姐姐变了。

开始做起了微商,卖着面膜,也去参加了所谓的微商千人大会。

问我有没有咖啡器具,她想和咖啡。于是我把那套虹吸壶给了她。

我想不管怎样,姐姐都想漂亮地活着。

她是个苦命的女人,但不是一个可怜的人。

她想精致地活着。

只是,其他相同命运的女人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那夜我掀开姐姐的被子 晚上总是摸姐姐下面 姐姐不要了好湿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