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好长,好大,硬,舒服 ,爽给我:教傻子进入自己身体

就在老李弄的时候,江雪被弄的,下面竟然有了感觉,酥酥麻麻的感觉席卷全身,底裤上也沾满了晶莹。

江雪羞的几乎要渗出血来。

她只觉得门卫老李这一双手仿佛有魔法似的,摸的她好舒服,她不由得扭了扭臀部,呼吸也开始迷糊起来,带着些细碎的娇吟,夹紧了双腿……

这就受不了了?老李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子。

他也算是老司机了,玩过的女人不少,鼻子比狗还灵敏。

一下子,他就闻出来江雪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少妇才能分泌出的特殊体香。

身体这么敏感,关键是还长得这么妖娆!要是能跟她来上一次,自己可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得啊!

“好…啊…好了吗?”江雪一出声,就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她顿时为自己的娇啼而羞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希望老李摸自己的身体,甚至狠狠的进入!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一个中年大叔来摸!

一念至此,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今天不修了……”

老李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火,于是立马关了开关,水瞬间就停住了。

“好了”老李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吧?”

江雪红着脸,道:“没事,我收拾一下这柜子,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

她说完,又想起刚刚的事情来,自己最私人的地方,居然被门卫摩擦了半天,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有了感觉,想起老李的硕大和自己老公的娇小。

她已经羞的抬不起头来。

老李当然知道江雪没穿内衣,看着江雪害羞又装冷漠赶人的样子,心里直觉得好笑:“好,那我回去了。”

等确认老李出门以后,她才从柜子里出来,浑身湿透在坐在地上,顿时感觉一阵空虚。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打开了一扇无法满足的门,想继续让男人来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江雪一边诧异,一边不由得回想起老李。

其实老李也不丑,年轻时候的魅力还在,身体也健壮,倘若好好打扮一番,肯定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中年男子。

此时老李回到宿舍站在马桶前,随着每一次的动作,他的脑中都是关于江雪的所有画面。

殷红的小嘴,曼妙的身姿,硕大的柔软,再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睛,幻想着江雪撅起臀部的一幕,老李不由的加快动作……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老李释放了心中的压抑,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脑中全都是江雪的画面。

天色渐黑,江雪家的窗户亮起了灯光。

老李坐在门房憧憬的望着江雪家的窗户,他看到江雪的身影在窗户时隐时现,表情看起来异常痛苦。

而另一个女人也在窗户前不停出现,两个人似乎在吵架,江雪的情绪非常激动,她指着窗户大声的喊叫,可惜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见江雪再喊些什么。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那个女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而江雪则跟着后面想要拦住她。

老李见状急忙从门房里冲了出来,当走到两人身边时,江雪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委屈至极的望着女人诉喊道:“你肯定是骗我的,小辉说过她只喜欢我,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

从二人的争吵中老李知道,江雪老公常年在外地出差,因为寂寞空虚,所以找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三。

所以这次这个女的回来就是为了向江雪索要财产,而江雪自然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小三没向江雪要到好处,早就不耐烦了,使劲的将江雪推开,便向小区外走去。

“哇!”

江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着众多居民的面便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这么多人围观,哭声,吵闹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扶一把。

老李怜香惜玉连忙将江雪搀扶起来,带到了门房里,并关好门,拉好了窗帘,防止好事者观看。

江雪擦着眼泪,可伶巴巴的望着老李说:“李叔,你说为什么,小辉要这样对我?我明明已经那么爱她了!”

“你爱他,不代表他爱你啊!你在爱他的同时,他也在爱别人!”

老李作为一个花丛老手,哪能不知道那小犊子心里在想什么,要是自己有这么好的媳妇,还不得好好守着,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李叔,你说的对!他根本就不值得我那么爱他,我凭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江雪赞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他越不让你干什么,你就越要干什么!要好好的报复一下他!”

江雪今天出门的急,穿着白色的薄睡裙,仔细看甚至能看见里面硕大的柔软,下身的小裤裤若隐若现,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张樱桃小嘴微微轻启。

老李看着江雪那曼妙的身姿,眼睛都不禁看直了。

“他最不想我干的事情?”

就在江雪疑惑的时候,老李已经有些等候不急了。

他一把抱住江雪,将她放倒在了床上。

“你要是不会的话,我来教你!”

把江雪扔在床上后,老李快速的将衣服和裤子脱了下来。宽厚的胸膛在灯光下散着古铜色的光芒,身下的老伙计正昂首挺立。

看着老李的样子,江雪想起老公在别人身上驰骋的样子,竟出奇的没有反抗。

为了可以更充分的进入江雪的身体,老李伸手抓住了她胸前的硕大的柔软。

江雪的胸口起伏非常厉害,她高高将腰部弓了起来,空出两只手将睡裙脱掉。

老李用手揉搓着江雪胸前的那两团雪白,江雪舒爽的仿佛要睡着一样,昏昏沉沉完全已经软瘫在了老李的怀中。

见江雪已经动情,老李抚摸上她的头发,将自己的老伙计,缓缓的向江雪殷红的嘴唇送去。

这么一个东西进入口中,江雪呜呜的乱叫。

再加上江雪的不断挣扎,老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

但是江雪哪儿受得了这个,一股作呕的感觉就涌上心头,让江雪一阵头晕目眩。

“呜呜呜”

江雪在老李的身下不断发出求饶的声音,这缕声音如同催情的炸弹一样让老李更加凶猛起来。

老李越战越勇,他无法满足嘴巴的慰藉,他将武器从江雪口中抽了出来,将江雪拉起来直接就含住了江雪的一只柔软。

江雪抱住老李的头,浑身发颤道:“啊,李叔,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老李也早就控制不住了,可是为了可以得到更加强烈的征服欲望,他并没有立刻开始战斗,而是笑问:“江小姐,你哪里受不了了?”

“李叔,你好讨厌,人家那里受不了了。”

老李又问:“那怎么才能受得了呢?”

“快进来,给我止痒,我好难受,求求你了。”

老李将粗糙的大手移到下方,覆盖在江雪湿润的那里:“用什么进到什么地方?”

江雪娇喘喊道:“让你的弟弟和我的妹妹交流一番。”

江雪这话好像春药一样让老李心中的那团火焰更加旺盛起来,他从江雪身上滚了下来,跪在江雪的双腿之间,用手扶着老伙计慢慢朝江雪的那里逼近而去。

正在这时,一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江雪猛地回过神来,剧烈挣扎:“是喂奶的闹钟,李叔,我得回去给孩子喂奶了!”

老李回过神来,江雪已经挣扎着爬起来,将衣服穿戴整齐。

老李一把搂住江雪,双手按上硕大的柔软:“江小姐,我也饿了,想喝奶。”

江雪撒娇说:“讨厌,刚才不是喝过了吗?还有,我们都那样了,以后喊我雪儿就好了。”

老李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雪儿,我的好雪儿,我真是爱死你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家看你喂奶吗?我看你好像有些奶产量过剩,我以前是个老中医,我可以帮你催乳。”

慢慢转过身的江雪,‘嗯’了一声,便向外走去。

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江雪走入雨中时,湿透的薄睡裙贴合在肌肤上,硕大的柔软显露出来,那对挺巧的丰臀一晃一颤的抖动,再加上那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看得老李邪欲萌生,裤子也高高拢了起来。

“这可不能让别人瞅去了。”

老李嘟囔两句,连忙拿上雨伞,帮江雪打好伞,往江雪家里走去。

刚进入江雪家里,便听见一阵哭声传来,江雪连忙跑进卧室抱起孩子,开始喂奶。

婴儿的啼哭声慢慢消失,老李溜进房间,看着正在给孩子喂奶的江雪,他舔着嘴唇迎了上去。

孩子在吃左边的柔软,而老李含住了右边的柔软。

老李贪婪吮吸,江雪也开始娇喘了起,来。

当奶汁被老李吮吸完毕之后,他这才恋恋不舍的张开了嘴巴,盯着孩子吮吸的另外一只奶头。

江雪撒娇问:“李叔,你想要干什么?”

老李搓着双手嘿嘿笑道:“我不干啥,我就看这孩子吸起来,可真用力。”

江雪骄哼一声:“孩子饿了当然用力啊。”

老李坐在床上,瞄了眼江雪火辣的身材,不由伸手揉住了细腰,江雪娇羞喊道:“李叔,别这样,我在喂孩子吃奶呢。”

“他吃他的饭,我摸我的,我们俩互不干涉。”老李淫笑着脱起了江雪的裤子,江雪双腿紧绷起来,无力的支撑着身体。

“李叔,别这样,我不想在我家那样,给我点时间好吗?”江雪用手挡住老李的动作,哀求道。

老李压抑在心里的火无法消失,他抱着一丝侥幸说:“是你老公先对不起你的,你又何必这样为他守清白,难道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江雪朝摆在桌上的婚纱照看了过去:“虽然他很绝情,但是我现在还做不到在婚房那样,李叔,对不起。”

老李长叹一声,刚才在门房里,完全可以一击入洞,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

?孤男寡女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老李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扑过去将江雪压在身下用力刺入。

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他知道江雪心里有抗拒,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牢狱之灾。

老李他幽怨的看着江雪,轻声说:“雪儿,我给你时间慢慢接受,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及时喊我。”

江雪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老李缓慢走到房门口时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江雪,随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个性感的美女依旧端坐在床上,喂着孩子奶,心里十分纠结,一边是老公的背叛,一边是自己对老李渐渐升起的好感,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老李回到门房,刚好到了换班时间,收拾了一下,便打算去找自己的义弟聊聊,发泄一

小说文学

下心情。

老李这个义弟还是以前在酒吧上认识的,才二十来岁,长得高大英俊但却没什么本事。

有天喝多了,两人相互诉苦,感觉一见如故,便结拜成了兄弟。

每次不值班的时候,老李都会来这里暂住,因为弟媳嫌弃他,老李也尽量躲着,可城市里租金那么贵,只能硬着头皮寄人篱下。

晚上刚到门口,老李就听着里边在争吵。

平时弟媳嫌弃老李的义弟没本事,整天唠叨,这会儿又因为钱的事情开始吵架了。

老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转身下楼,这时候上去太尴尬了。

买了包烟抽着,正在义弟小区里转悠的时候,老李就见义弟的身影从楼下走出来。

“小方,干嘛去啊?”老李装作刚回来的样子走进了小区门口,正好迎面遇到了义弟小方。

小方阴沉着脸,当看到自己结拜大哥的时候,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着:“哥,这段时间晚上有点事,估计要经常忙到很晚回来。哥你下班了,就直接过来,我去忙我的。”

小方跟大哥老李说了两句就离开了小区。

老李抽着烟,看着义弟离开,他猜测是义弟感觉窝囊,这又是去哪找了个夜班的活儿去多赚点钱了。

义弟开出租,辛苦一个月下来也赚的不少,要是晚上再去忙,老李怕他身体吃不消。

等回头跟义弟好好聊聊这件事情,总不能为了钱把身体累坏了。

老李一边想着一边上楼走到了义弟家门前。

拿起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老李刚关上门就听着义弟卧室里响起了弟媳的声音:“你刚才还那么有种的说去赚钱?怎么,下楼逛了一圈,就赚到钱了?你说你一天天开个破出租能赚几个钱,亲热也是几分钟就结束,你说你哪方面像个男人?

小方我告诉你,你要是没本事养我,那我就去帮你赚钱,一个领导对我很有意思,几次喊我吃饭,暗示我只要做他的女人,只要让他随便玩我,肯定会升职加薪。

做领导的情人不但能赚钱,还能让其他男人帮你满足自己的老婆,你要是想清闲,那咱们就这么做。”

说着话的时候,弟媳吴雅从卧室里气呼呼的冲出来。

吴雅很年轻,今年二十四岁,扎着马尾辫,身材苗条性感,穿着超短的热裤,还有露着肚脐的性感吊带背心。

整个人都那么的清凉性感。

当初义弟小方就被她的外形给迷的神魂颠倒。

原本怒气冲冲的吴雅看到不是自己的老公小方,而是寄宿在自己家的大哥老李时,吴雅靓丽的脸庞有些臊红,因为刚才故意气老公的话让老李听到,无比的尴尬。

“大哥,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小方,刚才跟他吵架呢,故意说话气他的。”吴雅表情难堪的勉强笑了一下

小说文学

,然后转身快步回到卧室。

老李尴尬无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之后去了自己的小卧室。

这个卧室布置简单,摆设和床铺一看就是临时对付的。

老李回到自己卧室就听着吴雅在卧室里有提高嗓门吵架,应该是打电话跟义弟小方继续争吵着。

晚点的时候,听着义弟回来了,紧接着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好像这场吵架才平息下来。

外边没什么动静,老李这才离开自己卧室去洗澡。

刚洗了一半就听义弟敲门,进来之后拿了毛巾和洗漱用品出去好像在外间洗漱,老李没在意,想着义弟一会儿进来放东西,就把灯关掉,用外边的灯光照射着继续洗澡。

在义弟面前,老李这样光着洗澡还是有些尴尬。

几分钟过去,突然之间听到房门声音响起,老李没在意以为义弟放毛巾,可接下来感觉,身后一个异常温热弹性的身体从后背紧贴着他。

一双柔软的手臂绕过来紧紧抱住老李的腰,小手早已经向下,熟练的一把抓住了老李黢黑的大东西。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好长,好大,硬,舒服 ,爽给我:教傻子进入自己身体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